設計

幸中家具實驗室 掀起傳統工廠新浪花

Interior 362

一年一度備受關注的金點設計獎(Golden Pin Design Award)已於日前公布標章得主名單,並預計於12月1日的頒獎典禮揭曉「年度最佳設計獎」最終得獎結果。《室內》雜誌作為金點設計獎官方媒體合作夥伴,將帶來連續三期的深度報導。
 
製造業可說是撐起台灣經濟的中流砥柱,職人們純熟嚴謹且與時俱進的技術,讓MIT(Made In Taiwan)的品質聞名於世;不過,綜觀現今趨勢,「設計」二字正迅速席捲全球,甚至已經是深根於全世界的普世價值,不論在經濟、文化、社會等面向,皆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成立於1970年的幸中家具廠,是製造金屬家具的佼佼者,第二代蔡宗賢(Sam)致力於突破框架,嘗試在傳統工廠中導入設計概念,將製造優勢與創新的設計思維緊密結合,並成立自創家具品牌。今年度以「模組化家具」獲得金點設計獎標章肯定,本期報導特別邀請Sam與團隊一起聊聊家具設計與製作的酸甜苦辣。
 


 幸中家具實驗室 

幸中家具實驗室扮演著設計與製造的統合體角色,由畢業於紐約Parsons設計學院產品設計系的創意總監Sam(左前)帶領具有藝術、工業設計背景的團隊,以創意、美學、設計為核心,以實驗開放的精神結合自家擁有53年深厚工藝的金屬家具製造廠,提供異材質結合的桌子椅子,持續顛覆使用者與空間及家具之間關係,激盪出更多獨特價值。
 
實驗室充滿了創意及理性思考,但同時又具有實際印證的精神,幸中家具實驗室有別於它的起源「幸中家具廠」,集結了設計的頭腦,加上工廠堅實的製造實力,掌握設計端及製造端雙聲道語言,逐漸成為產業鏈新興角色。

 
 

你是否曾想過,設計與製造兩個看似無交集領域,其實是有可能互補並相乘出嶄新價值?「幸中家具廠」已有53年歷史,以金屬桌腳以及家具起家,發展至今在台北和嘉義共有兩個工廠,服務範圍從台灣本島、離島至海外,是個從概念發想、實際產出至後續維護一手包辦的單位,以提供良好且全方位的顧客服務為宗旨;也由於工廠主力發展金屬家具,而金屬又予人堅硬感受,因此幸中一向秉持堅實剛毅的「硬態度」承接每個委託,並多方嘗試將金屬和異材質結合,期待能夠成為伴隨台灣生活美學和餐飲趨勢一同成長的家具製造商。「長輩們個性務實且做事扎實,希望消費者使用我們的家具後能產生幸福感,再加上做生意講求信用,所以將工廠取名為幸中。」Sam如是說。


工廠製造過程。精湛的製造技術是幸中的優勢。©歐陽青昀

 
談及人生經歷,自幼生活於傳統產業中的Sam,認為這是個充滿能量的場所,只是面對日新月異的世界趨勢,製造業需要做出相對的回應,讓自己在瞬息萬變的潮流中站穩腳步,也才有機會嶄露新的頭角。畢業後Sam先在生產線學習了五年,發現自家工廠的製造硬實力無庸置疑,對於客戶的要求都可盡量做到盡善盡美,但好像欠缺了軟實力,當低價產品大舉搶市時,營運上即面臨挑戰;有鑑於此,他便負笈至紐約Parsons設計學院就讀產品設計相關專業,希望藉由創新思維將設計和製造兩端串起,使其相互對話,激盪出全新火花,替工廠的未來開闢更寬廣可能。
 


從家具廠到實驗室

從紐約回台後,Sam積極地想將設計思維植入製造產業,努力了四年卻發現遭遇卡關。「當時的我,一直想在製造流程中注入設計語彙,但思緒似乎有點被困住了,我好像跟心中的目標漸行漸遠。」於是,他毅然決然離開了工廠,與朋友創立「層層生活」品牌,將設計和行銷整合視為軸心,透過研發的模組化家具專利,使生活美學的自主性重回消費者手中,企圖更全面的觀察市場和大眾需求。這個過程讓他認知到過去未曾發現的幸中價值,因此,他再度返回自家工廠,一手成立了不畏嘗試、挑戰與碰撞的「幸中家具實驗室」,以掌握設計與製造資源的統合者之姿登場!Sam笑說自己就像一台拼裝車,這些東奔西走的經歷看似繞路,其實都是引領自己見識更多不同風景,鍛鍊心智也開拓了視野,並在家具實驗室中匯聚成完整的「面」。



家具實驗室基地隱身於工廠二樓。©歐陽青昀


幸中家具廠在過去半世紀的時間中累積了厚實的製造基礎,現階段,Sam認為應該要灌注實驗、探索、顛覆精神,讓設計真正走進製造業,揭開傳產的新篇章。「幸中家具實驗室」藉由觀察身邊事物並對其進行一系列的聯想作為創意出發點,結合金屬和異材質來開創更多屬於金屬家具的可能性;Sam提到,工廠穩定的技術力是他與團隊最安定的靠山,他訂立出明確的架構、步驟落實品質的控管,讓軟硬實力得以順利銜接、解決問題,他與同仁皆會實際下產線製作產品雛型,讓前(設計)後(製造)兩端能有效溝通,合作無間共創一件件精彩作品。


實驗室成員十分年輕,有著充沛的創意和創新思維。©歐陽青昀


引入新觀念勢必對工廠既有運營與流程帶來陣痛期,Sam也不例外面臨了內部或外部供應鏈的質疑反彈,但他堅定地認為「設計是一種新的溝通手段」,透過不斷嘗試、突破框架,當心中所想的畫面真正具象化後,也就逐漸得到認同。「所有成果都需要時間積累,在這個過程中,你就只能堅持下去,持續做你相信的事,讓時間來應證。」


工作環境一隅。牆上可見團隊腦力激盪的手繪稿。©歐陽青昀

 
自述有著強烈好奇心的Sam,覺得生活中的每個場景都好似田野調查般,閒暇之餘喜愛觀察都市街景,欣賞光影在不同介質上形成的變化,也熱衷看電影與閱讀書籍。其實他不會特別去鑽研設計相關學問,因為好好生活、體驗不同面向的活動都是他的養分,有助他從不同角度去領略美好,也能深化對事物的解讀。過去家具常被視為配角,多以功能為導向,時至今日,家具儼然成為展現品味的環節,甚至越來越講求客製化,因此他期待幸中家具實驗室所推出的作品,可以成為大眾享受好設計的媒介。
 


隨心所欲展現品味:模組化家具

目前家具實驗室主要合作對象多為商業空間,Sam解釋道,因工廠早期便開始深耕商空,他遂以此為基礎進行延伸和優化,也由於商業空間的對外性,是消費者接觸美學、體驗家具的絕佳場域,成為與外界對話並展現實力的第一線。


目前幸中團隊針對模組化系統提供多種材質、造型、顏色的選擇,將設計的主導權交還給消費者。


家具和硬體空間是相得益彰的存在,它們互相映照,取得視覺上的平衡之餘更需提供舒適的使用狀態;現今商業空間在整體規劃脈絡上更著重於可變性、同時需突顯品牌特色,Sam強調,身為家具設計單位,他們不單只是滿足實際需求,更身兼軟體整合的角色,利用天馬行空的「企劃腦」融會對品牌經營的know-how,與業主和其他專業團隊一起討論專案內容,依據結論給予家具意象、材質等方面的建議,再藉由幸中擅長的「模組化家具」實踐畫面,並保有彈性轉換的餘裕,當舉辦聯名活動時可輕鬆變化椅背、桌面形象或質料,讓體驗更為沉浸,與大眾的互動也能更雙向。


只需拆卸螺絲即可更換椅子的配件,能配合商空形象隨時調整;若出現損壞部分亦可快速維修,也提供回收和整新服務。

 
模組化家具正是本次獲得金點設計獎標章的作品。就像樂高一樣,將美學的主導權交予消費者,主打「你的品味你說了算」,讓消費者親自參與這張椅子組成的過程跟設計細節,椅背和椅面的造型、材料,甚至是色彩皆可自訂,打破過去僅是單方面挑選家具的限制,藉此與家具獲得更深的情感連結;若以製造面而言,客製化最困難的部分在於多樣少量,製作成本高昂不符實際利益,對此,模組化系統亦可形塑更彈性的美學變化。



零件更換示範。Sam期待家具產業也能替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透過簡易拆解、更換可隨心改變座椅風格。©歐陽青昀


Sam表示這套家具系統能夠協助商業行為的順利進行,其一是因幸中有著設計和製造的兩端優勢,家具可快速製造到貨;其二是可以快速維修,若出現刮傷、瑕疵等不需後送,簡易更換零件後即可繼續使用,確保營運順暢。有鑑於此,模組化家具被台灣許多知名餐飲品牌所採用,包含CAFE!N、CAMA COFFEE、南美春室等,也針對家具的結構設計與本事空間製作所、彡苗空間實驗、共序工事、工二建築等室內設計團隊激盪出不少佳作,充分展現作為設計+製造統合者的精湛功力。


世界咖啡冠軍王策領軍的VWI COFFEE HOUSE,同樣採用幸中的模組化家具系統。圖片提供:咖啡客的咖啡課


在CAFE!N關新店的家具設計中,以「純粹」為主軸,捨棄奢華線條和過多裝飾包覆,將整體外形及線條簡化,透過不同材質的特性與加工技法,顯現金屬結構的力與美;不僅重新定義了椅子的型態,也顧及舒適度,在椅背上規劃了凹槽掛鉤,讓使用者能直接將隨身物品掛起,從容不迫的享受咖啡時光。


幸中家具實驗室與眾多知名餐飲品牌合作。此為CAFE!N關新店二樓客製吧檯椅與餐椅。攝影:隨寓工作室。


店內坐椅外型俐落純粹,透過異材質結合與細膩結構,展現金屬加工的美感。


而位在NOKE忠泰樂生活的SCLOUD專櫃,則以輕盈的鋁合金材質結合木製榫接的工藝手法,讓椅子成為可坐、可疊、可當陳列架的複合體,空間的機能更靈活且多元;茶几部分則有別於一般桌腳的形式,選用工廠剩餘的圓管和管材搭接而成,並以廢棄的安全帶將其綑綁,描繪時尚氛圍也兼顧環保永續。


SCLOUD專櫃藉由鋁合金材質和木製榫接手法讓椅子不只是椅子,還可以疊起、拼組成陳列架。圖片提供:共序工事

 
茶几則利用被視為廢料的工廠圓管及餘料管材搭接而成,再以廢棄安全帶綑綁,顯現對永續議題的實踐。圖片提供:共序工事


是Designer也是Maker:用雙手實踐設計

幸中家具實驗室目前也大力推廣家具租賃的概念,甚至計畫推出消費者互換零件的平台,讓家具成為共享經濟的一環,延續物件的生命,能透過零件更換家具型態,延續它的奇幻旅程,朝著循環永續的方向邁進。也因實驗室跳脫傳統的思維模式,每每都能創造出令人驚奇的作品,Sam提出了生動的比喻:「我和團隊就好似廚師,不停試驗、組合各種可能,企圖端出各式創意料理供食客們選擇。」


南美春室專案。利用模組化系統特色和材質工藝,呈現家具的多變姿態。擷取玻璃回收過程的碎形樣貌為設計語彙。圖片提供:春池玻璃


也因為對創作的樂此不疲,以及對環保議題的關注,他們翻玩了大眾眼中的「廢料」,例如將回收包材、彈簧床墊甚至是產線不可避免的鋁屑料等,轉化成椅子的坐墊,目前也正嘗試蒐集海廢料中的塑膠,並壓製成椅子的零件,利用設計解決廢棄物問題,也串接了更多向外合作的機會。


近期團隊玩轉大眾眼中的廢料,研發成模組化家具的配件,延續物件生命並透過設計提升價值。

 
獲得金點設計獎的肯定,Sam認為是很大的鼓舞,因為這代表著歷史悠久的幸中家具廠,正以全新姿態躍入大眾眼前,他耗時許久、也煞費苦心的希望跳脫外界對他們「製造業」的定位,他自豪地說:「現在的幸中,是有思想的製造、有設計骨幹的製造。」

談及創立家具實驗室至今的收穫,就是心境上的不受限!團隊的DNA是創意跟實驗相輔相成,不怕挑戰、不怕失敗,彼此就像是Maker,動腦之餘也得實際動手做;目前工作室位於工廠二樓,環境雖然較為吵雜,但可以隨時下樓操作機台,快速假設大膽驗證,彷彿工匠般不斷累積創作DATA,並建立起實驗的文化,Sam說道:「同仁是我十分珍貴的資產,我們一起在創意、設計、美感、製造間摸索出更寬廣的道路,謝謝他們不畏辛苦一起投入其中。」


近期團隊玩轉大眾眼中的廢料,研發成模組化家具的配件,延續物件生命並透過設計提升價值。©歐陽青昀

 
傳統產業在轉型時需剖析自身的核心價值,從既有資源中梳理出前行方向,轉型應是加法而非打掉重練;另外就是目標必須明確,保留產業原有強項之餘,經營者的心態則需歸零,不要被過往的經驗法則所綁架,適度的叛逆及野性有其必要。

Sam也致力堅實原創商品特色,並持續發展品牌化,企圖從台灣串起產業生態圈,一起走向國際市場;而提及未來願景,Sam則希望能強化與跨領域的切磋交流,讓設計更自由、通路更多元,也期待深化產學之間的串連,培養設計者外也不忘培育製造者,才能避免專業技術人才斷層而導致產業停滯。針對有意願投入家具設計、製造產業的有志之士,Sam也分享「堅持」是關鍵,雖然看似老調重彈,但這正是他貫徹的信念,後續的日子也將繼續踩穩步伐,踏實的替幸中開啟全新篇章。



資料及圖片提供」幸中家具實驗室
部份照片攝影」歐陽青昀

採訪」陳映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