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ior

334

在極簡純白中享受咖啡的美好 CAFE!N台北旗艦店

7月初的台北,人流因為疫情少了些,但街頭卻出現一個令人驚豔的新地標-台灣咖啡品牌「CAFE!N硬咖啡」所打造的「CAFE!N台北民權店」。兩層樓的基地由曾設計全球知名咖啡品牌「%ARABICA嵐山店」的團隊MIZUIRO水色設計操刀,設計師Elson表示,他在本次旗艦店的設計發想中,增加了與一般門市不同的新概念:「L!FE」,期望描繪出一股隨性的生活感,讓店面與消費者能有著更適切的融合。   在概念延伸的材質設定上,「手作」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手作的質感充滿著溫度和變化,需要細細體驗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層次,Elson除了為CAFE!N旗艦門市妝點上好看的面貌外,更期待於其中添加消費者的豐富情感,讓每一位上門的顧客,都能找到與這個空間互動、對話的方式,並了解其中的設計意義;他發揮為空間敘事的特長,構築出店內多處亮點。   亮點1:巨型驚嘆號 垂吊於天井,以外帶紙杯架(環保紙漿)砌形而成的兩公尺巨大立體驚嘆號,是店鋪中最重要的標的物,驚嘆號作為企業的識別形象,不僅藉此與品牌產生連結,亦可強化過路客的印象,無形中達到廣告效益。 亮點2:無死角視野 三角窗邊的基地穿透明亮,沒有過多結構干擾,由內而外都有著良好的視野,能夠盡享城市景觀。 亮點3:有機式座位 有機式階梯座位及開放性桌椅,削弱傳統對號入座的制式感,人與人之間也能保持適當的距離,不論一人獨坐或三兩好友散坐皆十分自在。 亮點4:純白空間與手作溫度 由職人層層塗抹的手作感立體LOGO牆再次突顯出品牌識別,以薄板製作的金屬家具,透過簡易的折角設計達到穩固效果,整體視覺輕盈簡約,交織出空間的層次和張力。 Elson企圖藉由CAFE!N旗艦門市,向消費者傳遞「互動的美好」,期望從互動中,為店面發掘更多有趣的可能性,也創造出新型態的咖啡場域浪潮。 資料及圖片提供」MISUIRO Design水色設計 撰文」陳映蓁

獻給四季與藝術的花束 紐約小島 Little Island

Interior 334

從惠特尼美術館夜間鳥瞰小島。© Little Island Covid-19 讓紐約所有社交活動停止超過一年半,在紐約 6 月 15 日解封之前,許多空間、活動都逐步開放。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肉類加工區(Meatpacking District)的54、55號碼頭小島(Little Island)公共空間,選擇在5月21日解封前對外開放。小島到底是什麼?小島的鄰居有哈得遜河公園、惠特尼美術館、以及即將在57號碼頭使用的Google紐約辦公擴建總部,都讓小島成為紐約近期焦點之一。這是一座在曼哈頓西邊河岸舊碼頭位置,重建水面上的公園空間,佔地2.4英畝、南北橫跨近乎6.5公里的哈得遜河岸。許多媒體這樣形容小島:一座漂浮的紐約小島。光以漂浮這樣的字眼形容,就足以讓人想造訪,一探這座小島如何漂浮在哈得遜河上?後疫情的大家,都上網預訂造訪小島的時間,迫不及待透氣,找回紐約的新鮮事。 鳥瞰小島。© Little Island 小島是一座公園,沒有台灣傳統舊式公園的設計:整齊的水泥鋪地、綠色仿竹水泥欄杆、兒童遊樂場必備的溜滑梯、強健身體的石頭步道、半夜打著日光燈管的陰森涼亭、以及疏落榕樹和植物。小島,不僅是公園而已,這是一項集合有趣的建築設計、藝文活動戶外展演場所、海洋植物園、輕食休憩的服務,讓訪客在建築、藝術、文化中感受哈得遜河周遭的紐約風景和河對岸紐澤西景觀。 小島草坪設計。攝影 Michael Grimm © Little Island  從發起、設計、完工,小島建造耗資2.6億美元、耗時10年。由夫妻檔美國媒體大亨巴里.迪勒(Barry Diller)和時尚設計師黛安.馮芙絲汀寶(Diane von Furstenberg)建立的迪勒–馮芙絲汀寶家族基金會(The Diller – von Furstenberg Family Foundation)發起,建造給市民的這座公共空間一半資金來自於他們的家族基金會。當2.6億美元可以買一座遠離世界紛亂的自然小島,或是買下廣大土地作為生態保護區公園,我很好奇這座連結在極致資本開發的曼哈頓島的人工島,如何在全球自然環境光速毀壞、氣候變遷劇烈之中,提供人們嶄新的城市文明經驗?那樣美的感覺經驗是什麼? 仿丘陵山形的地表。攝影 Michael Grimm © Little Island  結合建築主體、工程設計、景觀規劃 鬱金香花瓣造型的清水混泥土樁柱,應該是網路社群上分享最多的畫面。空中鳥瞰的小島,四方區域有序規劃著不同的環境,讓我聯想到開心農場電玩裡那些方整虛擬的農地。小島有許多曲折蜿蜒的小徑,簡單連結這些空間,這是由英國設 計師托馬斯.亞歷山大.赫斯維克(Thomas Alexander Heatherwick)和其赫茲維克工作室(Heatherwick Studio)所設計的小島建築主體。赫斯維克在紐約著名的設計案是2019年的「Vessel」蜂巢式建築,位於高線鐵道終點屬於紐約市哈德遜廣場開發案(Hudson Yards New York)中的建築之一。小島設計重點是公共空間的公園和世界級戶外演出空間,有面向哈得遜河景夕陽的露天圓形劇場可容納687人,站立空間可容納50人。 小島。攝影 Michael Grimm © Little Island  2013年正式進行小島的設計案,這些混擬土結構柱體,赫斯維克設計靈感來自小島兩側54、55號舊碼頭遺留在水底的木樁體,隨著時間這些舊木樁成為水生生物的棲息角落。小島的設計選擇和舊有木材樁體共存,那些歷史痕跡殘破的木樁 突顯這些鬱金香花瓣水泥樁柱的當代設計感。其實,小島最早的設計提案是將小島空間貼近水面,就像一只漂浮在水面的落葉那樣的概念。最初的設計藍圖和完工遠離水面的結果不同,因小島設計過程經歷2012年的紐約桑迪颶風,這也意外地讓赫斯維克重新思考小島要如何去因應全球氣候劇烈變遷、水患、海平面上升的殘酷現實。新聞訪談中赫斯維克回憶到,步出初期設計提案會議的那天,剛好桑迪颶風來襲,會議結束,風雨越來越大,颶風也對殘存老舊碼頭造成更大的損害。 因此,他和團隊變更原來的設計案,加強堅固結構,增加樁體高度,讓小島主體結構離水位4公尺高,就是為了減少洪水淹沒的機會,因應天然災害。 組裝施工現場。© Little Island  工程人員側量樁體深度。© Little Island  這些不同高低的有機造型樁柱,創造出小島在水面上的「陸地面積」,產生仿山地、丘陵地形等高變化,同時讓訪客在小島上 移動時,藉由上下高度的變化,在小島小小的面積中,能創造出最大空間的經驗。至於鬱金香花瓣造型樁柱的工程,由英國奧雅納(Arup)工程公司的紐約分部團隊負責工程結構設計。每座鬱金香花瓣樁柱的承重不同,大約是250至350噸,這也讓整體景觀設計能依照不同承重的樁頂,選擇不同土壤、植栽、空間機能。 值得一提的是,水泥柱體打入河床上,工程物件都是在紐約在地 工廠預先製作各部分水泥元件,用老派哈得遜河船運的運輸方式到碼頭,再到現場組裝。 所有元件都預先製造,到現場組裝。© Little Island  鬱金香花瓣造型的水泥結構體細部。© Little Island  景觀規劃則是由紐約知名景觀設計公司MNLA的辛葛妮.尼爾森(Signe Nielsen)打造。MNLA在紐約執行許多知名的案子,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高線鐵道公園,所以在這裡也可以看到一些高線公園景觀元素的延續。赫斯維克設計出高低不同、承重不同的樁柱結構,對於MNLA來說,在這小小的四方小島上,創造出不同的微型氣候:不同的地形、陽光照射和風模式,讓每個角落都有屬於自己的氣候。至於在植栽選擇上,不是「好不好看」、「想要」的膚淺問題而已,而是與所在環境適其所性的設計來決定, 像是得考慮面河環境、繁忙馬路邊的空氣品質、適合紐約氣候, 如寒冷的冬季、因為其香味和對鳥類和傳播花粉媒介的吸引力而選中的植物等。這座海洋植物園,選擇了在地原生種的35種樹木、65種灌木和290種草本多年生植物、藤本、球莖植物,來適應紐約四季嚴峻的氣候條件,讓小島植栽隨著紐約四季變換,一起變化。 每一座鬱金香花瓣造型的水泥結構體,重量高度都不一樣。© Little Island  園區到處設有座椅。攝影 Michael Grimm © Little Island  贊助者的支持 小島所在的54號碼頭,呈現著曼哈頓西側哈得遜河岸的興衰歷史,就像是台北艋舺,從早期河岸港口繁榮興盛,歷經老城衰退的過程。54號碼頭曾是1912年鐵達尼號生還者獲救後登陸的碼頭,70年代曾經為許多藝術家和多元性別團體的據點。 鬱金香花瓣造型的水泥結構體。攝影 Michael Grimm © Little Island 如果沒有媒體巨擘迪勒先生感興趣重建這些只剩殘破木樁的碼頭,如果沒有他的家族基金會鉅額資金投入,那麼54、55號碼頭也不會以55號碼頭公園的小島新樣貌,呈現有趣的當代建築概念。藝術家和贊助者、委託人緊密的關係存在各時期的藝術史,案例不勝枚舉。如果說富豪們都會買一座私人小島,那麼迪勒先生則在紐約創造了一座人工小島,並與全民一同分享。新聞訪談中,他提到,人們問他為什麼要進行這項計畫?他說:「我的家人都喜歡公共空間、公共藝術,我們很幸運有這樣的資源。但是最重要的是看到城市裡的人們真正開心的樣子,讓人們開心!」私人旅行中,迪勒先生每看到那些歷史悠久的雕像、公園等,他總要問這百年的什麼是怎麼發生?他自己的回答是通常來自某個奇特的人、某個奇特的想法。在小島這項計畫,他也希望能創造一座百年後,大家仍然驚艷的空間。 露天圓形劇場,面對哈得遜河。© Little Island  另一展演空間。© Little Island  雖然小島有來自私人、民間單位、政府單位龐大資金支持,建造的過程也不是一切都順利。10年的歷程,小島歷經4年的法律訴訟:紐約城市俱樂部(The City Club of New York)提告小島建造沒有依照新的環評結果,並且建造過程危害了野生動物保護區。持續的法律訴訟問題,讓小島在2017年面臨停工禁令,那一天同時也是迪勒先生計劃訂購價值8千萬美元 的水泥,他的家人都要他停止這項瘋狂計畫,不如選擇他真正想要的地方。後來,紐約州長安德魯.馬克.古莫(Andrew Mark Cuomo)居中介入溝通協調,才讓紐約城市俱樂部願意撤告,換來小島2018年的復工。迪勒先生和其家族基金會投注小島近乎一半的資金(約 1.13 億美元),據稱是城市史上、對公共空間公園最大的一筆捐贈。迪勒先生和家族基金會也承諾,將會捐贈接下來20年高達1.2億美元的維修經費。 小島一景。攝影 Michael Grimm © Little Island  小島露天圓形劇場和周遭環境。攝影 Michael Grimm © Little Island 這裡不僅單純的是一座公園,小島更有自己獨立運作的藝文活動,像是藝術家駐村、每日不同的藝文活動。小島是藝術家展演的創造空間,也是藝術教育活動的場地。我看著小島冗長的夏季藝文活動表,每天都安排著不同類型、提供大小朋友的藝文活動,從視覺藝術、音樂、劇場等,就像是小島迫不及待地要讓紐約客有個忙碌的後疫情夏季時光。混雜著海風、河水和城市混沌空氣之中,我突然有個問題:我們到底會是比較嚮往人工島,還是天然島?我喜歡吹著鹹鹹清新的海風,漂浮在大洋中沒有污染的天然小島。但是,我也享受紐約小島的建築設計和公園規劃提供我們無限想像的文明經驗。這個問題的回答也許應該是取決於空間與當下周遭環境互動的關係。曼哈頓島是人工化的小島,舉例來說在垂直、橫向大道間占地廣大的中央公園,那裡的仿自然是百分之百人工設計打造而成,像紐約這樣城市文明極致發展的環境裡,小島也許就顯得自然而充滿迷人魅力。 撰文」Chia-Ling Lee

發掘設計新價值 2021 TID Award

Interior 334

2021年第14屆台灣室內設計大獎(Taiwan Interior Design Award, TID Award)競賽,從今年1月10日開始徵件,經過一連串審慎的評選過程,於6月23日公佈眾所期待的TID Award得獎名單。 此次TID Award的評審團由評審主席姚政仲老師帶領,複選評審團由黃湘娟、黃惠美、莊豐賓、楊岸、何以立、安郁茜、胡碩峯、陳冠華、李玉玲、王玉麟、林友寒、胡肖玫,共13位評審老師對投稿作品進行審視。在新冠疫情下,評審團老師透過線上視訊進行評選, 經過數日的熱烈討論後,決定了最終的得獎名單。今年,各類組別共收到703件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作品,新人輩出且競爭激烈。評審團在第一階段先篩選出86件優秀作品,最終共選出54件作品榮獲TID獎項。 疫後,室內設計新意義  面對新冠疫情的挑戰,台灣室內設計協會理事長趙璽對後疫情時代的設計趨勢與設計師責任有感而言,他提到,2020-2021年,世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暫停運作的社會機制給了所有城市生活的人們一記重拳,一方面震撼於系統崩解的速度,一方面則是產生巨大反省。後疫情時代對整體人類社會的衝擊強烈,連帶影響了整個亞洲。趙璽指出,新時代室內設計師的角色已經不只是傳統的空間設計者,必須透過設計整合的手段,將未來或生活的核心價值重新傳遞給使用者。訴說一個更大範圍的觀點,普及至大眾,進而改變生活模式。從疫情前的「我」到疫情後的「我們」,室內設計專業者的工作更為複雜且細緻,對於社會乃至於世界的責任也益發的重大。 這也是2021年,台灣室內設計大獎必須要發掘的新價值。  自台灣室內設計大獎開辦以來,致力在亞太地區持續發掘具有潛力以及優秀的設計作品,鼓勵原創風格、發揚設計精神。本屆的TID金獎、新銳獎、評審特別獎以及TID年度大獎等獎項,在2021年6月底進行最終決選會議,並在決選三個月後的頒獎典禮揭曉金獎得主,請與我們共同期待。(以上時間如有異動,請依據TID Award 及CSID官網公佈為準。) TID 獎(各項得獎名單,請依據TID Award及CSID官網公佈為準。) 工作空間類 辦公室 層間  和墨設計有限公司/蘇哲甫 共創辦公室  META的工地計畫  康爾富照明股份有限公司/鄭遠揚 公共空間類 機構空間 千分之二的北美館  柏成設計/邱柏文 王菱檥 Ildar Gatin 鄭筑嘉  新竹州廳盥洗空間新生計畫  工二建築/胡靖元 服務空間 紅E梯  極製設計所 | 游麲建築師事務所/游麲 歷史建築 再利用 隱藏的地景—再造軍事碉堡成為影視基地  力口建築/利培安 蛻變 新生  成舍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林軒慧 軍旅舍  RND Inc. 空間設計事務所/蕭佳峻 鐵道印象  上典景觀實業有限公司/吳靜宜 居住空間類 單層 家的自序  廣州共生形態工程設計有限公司/彭征 烈焙餘韻  創夏形構/王斌鶴 時年  水相設計有限公司/李智翔 家人  瑋奕國際設計/吳竺凡 House F  福建直合設計有限公司/張鵬峰 被書環繞的家  弎見設計/王柏舜 墨墨  璞沃空間/劉孟驊 台北林宅  工一設計有限公司/袁丕宇 王正行 張豐祥 香蜜山公寓  矩陣縱橫/劉建輝 一個家一個生活  圭侯設計/洪文諒 C.D.E.F.G.A.B  深活生活設計/俞文浩 孫偉旻 旅居彼處  白勺設計/廖婉橦 永恆的十年  周正峰設計工作室/周正峰 Wonderwall  深活生活設計/俞文浩 孫偉旻 複層 潘宅  兩册空間制作所/翁梓富 墨衍/寂安  近境制作設計有限公司/唐忠漢 台南蘇宅  執見設計室內裝修工程有限公司/凃耀捷 才屋  清翠行設計/胡日強 員林 J 宅  新澄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曾鈺喬 微型 未間 羅秀達/羅秀達 日所  平凡工事/莊凡瑩 HOUSE TW  無一設計/池佰鎮 張子軒 獨棟住宅 榫卯承傳,隱於可園  廣州普利策裝飾設計有限公司/梁穗明 實品屋|樣品屋  東騰越實品屋  工一設計有限公司/袁丕宇 王正行 張豐祥 向光而居  近境制作設計有限公司/唐忠漢 The City Park  唐林室內裝修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廖韋強 商業空間類 零售空間 阿式銅鑼燒 杭州大麥室內設計有限公司/呂靖 House of Madison, Hong Kong  Via Architecture Limited/梁以立 微觀城市  南京登勝空間設計有限公司/陶勝 滑板公園  芝作室/陸穎芝 個人工作空間 異國女巫在紐約  格緻室內裝修有限公司/王譽達 三星四季青花瓷工作室  本來空間設計/林家興 Agreeable Keep No.47  奇清空間製作處/廖哲緯 餐飲空間 時間回憶錄  今古鳳凰設計機構/葉暉 尋味街市  芝作室/陸穎芝 HIK 9 乚廚   樹權(上海)建築設計諮詢有限公司/徐嶺嘯 旅館空間 揚州迎賓館.馥芳園  上海亞邑室內設計有限公司/孫建亞 娛樂空間 SFC 上影影城 LUXE  正企壹劃有限公司/羅靈傑 奧斯卡影城-鄭州昇龍國際中心店  墨刻設計(深圳)有限公司/梁寧森 吳岫微 展售空間 潮隙  水相設計有限公司/李智翔 再見 三合院  中怡設計事業有限公司/沈中怡 杭州万科.錢塘東方 CO  ONE-CU 壹方設計/黃劍鋒 琉璃光院  里約設計(深圳)/李冰峰 展覽空間類 2020 桃園文創博覽會|走桃花  格式設計有限公司/王耀邦 空間家具類 扇變屏風  柒木設計/石筱君 ​撰文」歐陽青昀 資料及圖片提供」中華民國室內設計協會 CSID

大和底蘊的奢華定義 東京艾迪遜酒店

Interior 334

艾迪遜酒店(EDITION Hotels)向來擅長以創新風格重釐酒店的奢華定義,並揉入各地文化與社會環境的精隨,標示出當地獨一無二的生活態度。2020年秋季揭幕的東京艾迪遜酒店(The Tokyo EDITION)由Ian Schrager與隈研吾合作,雙方在經過不斷討論後,期望將它打造成具有溫度的空間,同時體現東京匯集日本傳統文化與尖端科技的特殊象徵,展現其傳統與時尚交織的面貌。 大堂。Ian Schrager與隈研吾期望打造猶如森林般的空間,使用大量的木頭元素與綠色植栽,建構城市中的綠洲,不僅為酒店帶來生機,同時體現出日本人與自然共存的傳統精神。 由建築師隈研吾主理的空間設計,以「呈現森林般的空間」為設計構思,讓旅客沉浸在綠景懷抱與在地文化之中,透過酒店空間展現日本傳統建築面貌,提供富含當地人文精神的頂級住宿體驗,建造出一座歌詠自然的城市綠洲。   漫步室內森林 東京艾迪遜酒店位於日本商業街區東京虎之門,坐落於綜合大樓東京World Gate的31至36層樓,可眺望鄰近的東京鐵塔,並俯瞰繁華的城市街景,擁有絕佳視野。抵達酒店入口,首先可感受到沉靜素雅的氛圍,門面的黑色大理石以簡潔線條鋪設出大器沉穩外觀。大廳內,黑色大理石在白色的穹頂下呈現洗鍊質感,精心構劃的燈光角度令空間更顯挑高。   閣樓露臺特大床房。客房主要以木造家具擺設,柔和的色調流露素雅的氣息。 日本擁有豐富的自然景觀,加上文化深受神道與佛教的影響,民族尊重自然萬物,並秉持人與自然和諧共存之精神,向來擅長將自然語彙融入建築設計與室內空間之中,而這項傳統文化亦延續至今,深刻影響著當代日本建築師的設計精神。 艾迪遜酒店頂層套房。附設廚房島、起居室與餐廳,房內裝設多面大面玻璃以增加採光,同時引景入室。 「負建築」是隈研吾最為人熟知的建築理念,「融入自然,並熟悉自然」是他貫徹創作的核心要素。一如既往擅長建造出帶有溫度的建築,東京艾迪遜他將此一精神灌注於的室內空間,不僅將日本的景觀特色納入酒店,讓室內洋溢森林的芬芳;也運用日本常用建材—橡木、胡桃木,營造出溫暖且精緻的空間體驗。     魅力獨特的餐飲空間 如何在奢華的環境中體驗自然的樸實與城市的繁榮?東京艾迪遜酒店公共空間選用大量原木素材,並添加綠色植栽元素,讓旅客恍若置身於叢林裡的木屋,能自由地在空間裡探索各區域。酒店規劃了4座餐區,每個每間酒吧與餐廳皆流露獨特的空間氛圍,各自以獨特魅力提供奢華的餐飲服務。   大堂吧。整體空間主要為木造設計,並擺設大量的綠色座椅、玻璃瓶和植栽,讓前來暢談的旅客彷彿置身於叢林中的酒吧。 大廳酒吧環繞生機昂然的植栽,並以木格柵天花板覆蓋寬廣的場域,實現了Ian Schrager對於「空中叢林」的想像,並且利用燈光與造型增加空間的層次感,沉浸式的空間氛圍令人能在此輕鬆啜飲調酒同時欣賞城市風光。 The Blue Room餐廳。廳內選用湛藍色沙發和餐具,以呈現藍寶石的意象。 The Blue Room餐廳擁有豐富的綠景,典雅的藍色沙發與餐具宛若藍寶石般點綴空間,餐廳內設有私人包廂讓提供重視隱私的賓客一種理想選擇。包廂裡有別於主廳的深邃湛藍,這裡選用的是意喻珍貴的黃玉(Topaz)色彩,亮麗且溫暖的色調令空間顯得溫馨、高雅。   翡翠廳。色澤深沉的原木家具,在翠綠的植栽與座椅的交映下,營造出沉靜的空間美學。 充滿綠意的翡翠廳配以原木桌椅,同時設有花園露臺讓人置身在城市綠洲中愜意賞景、享用精緻餐點。酒店內還有一間彷若黑寶石的艾迪遜Gold酒吧,空間採用炭黑木料仿造燒杉(焼き杉)的質感;這是借鑑日本的傳統技術,木板經過碳化後不僅會散發漆黑的光澤,亦能提升耐用性及防腐性。   用自然寧靜闡述大和之美   全作共設置206間客房,其中22間為套房,共分為14種房型,每間套房皆採用大量木質呈現自然、寧靜、優美的新和風調性,柔和色調與簡潔的家具線條正如大和美學予人的恬靜印象。為了提升室內採光,每間套房皆裝設大面玻璃,有些房型設有室外露台,讓旅客親近東京繁華的市景。 翡翠廳+花園露臺。翡翠廳外部設有花園露臺,讓旅客在綠景與東京景致的懷抱中品嘗精緻餐點。 在細節上,隈研吾應用日本傳統木造工法於設計巧思,屏風採用江戶時期常見的格柵元素,運用千本格子工法,以細長梳條密集排列,不僅達到美觀效果,也助於室內通風與隱私維繫的功能。   艾迪遜Gold酒吧。Gold酒吧的裝潢以黑色基調呈現黑寶石高貴而時尚的魅力,並以金屬壁飾與擺件點綴出低調奢華的質感。 依據旅客各異需求,酒店設置4間設備齊全且裝潢素雅的會議工作室,與1間可容納250人的多功能廳,以提供商務、社交活動或婚禮等用途。酒店內多元的健身和娛樂設施也能緩解旅人的疲勞。 圖片提供與版權」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 攝影」©︎SS Co.,Ltd / Naomichi Sode 撰文」紀奕安

台灣郊遊─原始感覺共同合作場域計劃

Interior 334

經過一年漫長的等待,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終於在 2021 年中旬與大眾相見,本屆大會主題「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How will we live together?)」呼應現代世界所需要的建築,尤其建築作為環境與人的溝通橋樑,將生活、工作、理想地合為一體,亦是將神性、生活與旅行融合的場域。此一命題,在歷經疫情肆虐的當下,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如何共存,更成為當代亟需的解答。 台灣館外觀。   本屆台灣館由國立台灣美術館、策展團隊自然洋行建築設計團隊及草字頭國際聯合舉辦,以《台灣郊遊 – 原始感覺共同合作場域計劃》為題,自 5 月 22 日至 11 月 21 日在義大利威尼斯普里奇歐尼宮(Palazzo delle Prigioni)展出,透過梳理數個獨特案件、跨領域合作經驗,深入探討打造環境建築的前端企劃、與後續實驗建築的營運紀錄。 國美館館長梁永斐表示,本次台灣館不僅布展過程面臨最多挑戰與不確定性,也是布展團隊人數最精簡的一次,因應義大利當地防疫規範及個人健康風險,國美館、建築團隊及運輸公司總共僅有 9 人前往,前後隔離至少 20 天,而此番疫情下的跨國布展過程,也意外地回應了「如何共同生活」的提問。   展覽裝置「置身物種間的建築 II」。自然洋行製作,Mauricio Freyre導演。   郊遊─逐山水而居 「人類在自然的野地,如何透過本能的感覺啟動應對能力,克服自然給予的挑戰,當我們正視人類內在的原始感知並逐漸產生正向對應能力時,恐懼也就會消失了。」策展人曾志偉如此談到,本屆展覽命題與建築概念也從此而生。 展覽題目「台灣郊遊」聚焦於台灣山林自然生態,探討在台灣郊區野遊、生活,進而移動所形塑而成的生活狀態,曾志偉描述,台灣地理上 70% 遍布高山、森林和丘陵,人口集中於西半部平原城市,與中央山脈距離非常密切,嚮往在郊區或自然條件下生活的人們,來來往往都市與郊區之間,形成一種非正式、不斷變動的遷移行為,「在開發與保護之間,構築一道值得努力的纖細平衡。」自然洋行多年來致力於自然野地郊區研究及環境規劃,著重人與環境的共存,建構如何和建築以外的事物和諧運作,而非創作一個人與自然或環境隔絕的空間。 展場作品模型「少少—原始感覺實驗室」   展場位於威尼斯重要交通樞紐與觀光景點「普里奇歐尼宮」,前身為古老監獄,如何在一個古老而封閉的空間中創造出寧靜且帶有原始感受的場所?策展團隊刻意提供留白,盡可能保留空間原有質感,並以大型立體空間裝置與投影呼應歷史建築原始元素。 展場氛圍呼應目前全球疫情發展下人與空間的關係,在隔離的狀態下人們如何自省、內觀,重新省思與生活環境的互動關係。期待觀眾透過 5 件展出作品,回歸個人感覺心念、周遭感知來貼近當下時代,找尋寧靜而平和的心境。除此之外,此次展出亦通過影音作品與氣味設計的結合,配合與秘魯籍導演 Mauricio Freyre 合作概念影像,並與「曖曖內含光實驗室」合作籌劃互動的展覽,帶領觀者透過五感體驗獨特的策展概念。   建築,是溝通的橋樑 本展以「提問」、「共同合作」、「相互影響」3個對應大會主題的子命題,與數個跨領域的團隊一起探索建築、環境與人共同生活的方法,建構更為符合人類生活感知的建築。 本次展出的內容包含自然洋行建築團隊獨立實驗作品如「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峇里島「天然修道院」,以及數件與台灣產業的合作:「勤美學 森大」、與春池玻璃及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合作的「類生態冥想屋」、「野長城原始知覺研究室」等建築環境規劃概念,呈現不同的人文、環境條件、產業、空間使用模式等,皆有各自獨特的對應觀點,其中的共同點是通過建築扮演溝通橋梁,呈現並拓展各領域透過實驗建築場域共同合作的成果。自然洋行從各個獨特案件的風土、田調觀察中發現,「安定的人心」是與自然環境共存、持續發展而不過度開發的重要先決條件。   天然修道院及野長城。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是自然洋行於 2014 年所發起的研究計畫,以「自然中的學習場域」為題,與植物學、傳統醫療、調香、靈修等跨領域策劃與交流,擇址台北城市與山脈之間的山林,至今已舉行將近百場研究計畫及活動。 本案選擇在背風面及擋風樹群邊搭建,並在原有木造平房上覆蓋台灣農務上常見的植物庇護網室系統,高度 8 公尺、長度 20 公尺,再採用 80%加 60%透光性針織網形成適當的工作生活場合。因應地形與樹木障礙,修正成以 8 個圓心組合成的不規則弧形斷面的構造主樑下搭建。打造輕質、速成、節省人力及耗材的建築,所有結構不採用水泥製品,可迅速拆解、位移,也同時具備臨時性、耐久度、 機動性等彈性功能。   少少-原始感覺研究室實地照。攝影」Jetso Yu   類生態光學冥想屋 未來,是一個移動方便迅速的世界,人的生活不再是一個定點,而是安定、微小、寧靜,並分散於各地角落的空間碎片,作為未來所需的居住場所。自然洋行攜手專司回收玻璃的春池玻璃合作打造了「光學冥想屋」,於忠泰美術館 2016年 開館首展《HOME 2025:想家計畫》中展出。 展覽聚焦於住居議題上,著眼人最基本的生活單位─「家」,透過時間與空間兩個向度的交叉設定,啓動思考 10 年後住居的研究計畫。此作透過玻璃無機、耐溫、堅固、透光等特性, 將自然的光能和水回收轉換成生態小屋,並具備不斷繁衍的彈性變化,結合其他維生設備。想像未來人們透過網路分享模式,關照散落各地的冥想屋達成訊息交流、知識分享的家。 類生態光學冥想屋玻璃模型。   野長城原始知覺研究室 延續「少少」的嘗試,自然洋行於 2017 年在中國河北的山野間建築一處結合自然涵構及探索山林美好生活的實驗場域。空間機能包含植物工作坊、香氣實驗計畫、自然療癒課程、藝術展演等,引導人們走進天然場域,建立與大自然緊密連結生活。設計團隊重新思考自然如何地吸引人們,松樹林、梯田、老礦場,以及遠方山脈形成的野長城,作為人類文明與荒野的那條模糊邊界,散發著一種寧靜。 建築以竹炭板作為主要材料,期待建築除了回應土地、生態,更能照顧到空氣,因此研發空氣濾心原理的相關建材,作為對未來大量發展時的示範依據。若說建築作為人類在自然中尋找立足點的載體,自然洋行期望在這片和諧的關係中帶來新的生命,或者是生機。 野長城原始知覺研究室之展出模型。攝影」高靖捷   勤美學 森大 2018 年與苗栗在地企業「勤美學」合作,策劃一座通過人與自然生活體驗及知識聚落範型—森大,位於苗栗香格里拉樂園南側 10 公頃次生林內。 建築由主屋及環形網廊兩個部分組成:主屋改造原有荒廢的類中式宮廷房舍,外部大量覆蓋銀網和噴霧水系統,回應谷地炎熱氣候,主要作為教室、廚房和工作坊等用途,並收集附近散落的巨石取代日常生活慣用的家具。不完全封閉的環形網廊由銀色 60% 農用針織網及強化結構的鍍鋅鋼管構成,形成近 300 公尺的長廊作為輕度隔離荒野森林的結果,串起各個可以彈性使用的空間,並承載工作坊的型態。將「向大自然學習」的思想與產業結合,展現更多的影響力。 勤美學 森大實地照。   天然修道院 為自然洋行 2019 年的作品,將工作室計畫搭在印尼峇里島某個原始的秘境山林中,探索未來自在生活及愛護自然界的建築方式之可能性,也因此以動物原始本能「棲息」於山林的概念,規劃數棟棲息屋形成一個微小的村落,以分時與不插電概念生活於其中。 空間中大量運用自然元素,引人聯想歐洲古老修道院、高原上的藏傳佛教寺院、熱帶森林的神殿、沙漠的清真寺等,設計師表示,趨近純粹的神性空間時常體現人類與環境和平共處的可能景象,透過建造神聖的空間,用光線和空間量來喚起敬畏和虔誠的情緒。 天然修道院展出模型。攝影」高靖捷 自然洋行 自然洋行成立於 2003 年,工作室位於台灣台北外雙溪陽明山國家公園後山,主要設計思考著重於建築、環境、感知等複合因素規劃而成的完整場域。其中包含歷史建築物改造、新型態研究機構及部分實驗性住宅、飯店等。並於 2014 年起持續探索輕質、異材質構造及其運用向度可能性發展。 資料及圖片提供」國立台灣美術館、自然洋行 編輯」林慧慈

2021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 線上展 跨越彊界 共同思考未來生活

Interior 333

2021年第17屆威尼斯建築雙年展(Biennale Architettura 2021)在策展人Hashim Sarkis的策劃之下,於2021年5月22日順利揭開展覽序幕。6個成員國,包含愛沙尼亞共和國、瑞士、立陶宛、英國、芬蘭和盧森堡,攜手跨越地理限制,善用愛沙尼亞先進的科技技術,以數位平台的方式邀請各地設計師和民眾一同參與這場全球藝術盛會,訪客透過建築雙年展官網可以取得各個國家館的展覽與活動資訊。   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官網,主頁每天都會更新國家館的線上串流。圖片:Biennale Pavilions 目前共有22國共同參與這場前所未有的線上建築雙年展活動,多數國家在開幕週選擇以線上或複合式活動的方式出席開幕典禮。這些國家館從2021年夏天至秋天,也將持續在網站分享演講及研討會內容,或提供線上導覽等服務。讓民眾能透過官網瀏覽活動日期,並點擊圖示記錄於個人行事曆。   透過網站可以觀賞國家館的線上活動。圖片:Biennale Pavilions 面對險峻的未來挑戰 我們該如何共同生活 自2019年起,全球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影響,各地產業與日常生活型態皆受到嚴重衝擊,這不禁讓我們開始省思人類過往的行為模式,更去思考未來該如何應對及改善。2021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呼應全球當前所面臨的困境,以「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How will we live together ?)為主題,深入探討人與環境共存的議題,攜手打造能維持環境平衡與未來發展的建築。 2021年5月至11月,每天皆安排不同國家館的線上活動行程,點擊右邊的行事曆小圖示,可以將喜歡的活動資訊存入個人行事曆。圖片:Biennale Pavilions 以下,是6個國家館的設計構思與作品成果。 (詳細資訊請至建築雙年展官網探索:https://www.biennalepavilions.com/)   主頁下方提供22個主要國家館的資訊。圖片:Biennale Pavilions 愛沙尼亞館 《廣場!積極收縮Square! Positively shrinking》   愛沙尼亞館《廣場!積極收縮Square! Positively shrinking》圖片:©Samuele Cherubini 策劃主旨在於探討小城市在面臨人口減少的趨勢下,高品質空間對於此危機發揮的作用及未來發展。事實上,城市收縮的現象在歐洲屢見不鮮,而這是東歐自1989年發生後社會主義轉型之後的結果。自2000年起,愛沙尼亞就有人口顯著流失的問題,造成當地常見空置建築和棕地,同時存在大量低品質住宅、破舊建築和投資不足的環境問題。 愛沙尼亞館以影片的方式展示愛沙尼亞100建築計畫框架對城市收縮的干預過程與成果。圖片:©Samuele Cherubini 愛沙尼亞建築中心(The Eston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ECA)在此展覽中,正視都市收縮對環境產生的影響及危害,並展示出可行的解決方案,透過拆除建築、採取積極的住房政策、修復歷史建築以及振興都市空間,以改善城市收縮的現象。   愛沙尼亞的城市地圖。 《廣場!積極收縮》主要以影片的方式呈現「偉大的公共空間」,展出愛沙尼亞100建築計畫框架對於城市收縮的干預成果,此計畫旨在2020年重現愛沙尼亞15座城鎮的中心和公共空間,目前特爾瓦(Tõrva)、帕爾瓦(Põlva)、瓦爾加(Valga)和拉普拉(Rapla)已於2018年完工;沃魯(Võru)和庫雷薩雷(Kuressaare)地區的廣場也於2019修復完成,而埃爾瓦(Elva)和拉克韋雷(Rakvere)的復興工程於2020年完成。 特爾瓦(Tõrva)。圖片:©Tiit Veermäe  愛沙尼亞館呼應「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這項主題,以《廣場!積極收縮》呼籲空間品質對共同生活空間的重要性,愛沙尼亞館項目專員Raul Järg表示,在新冠肺炎的影響下,更加顯現人們除了需要面對面互動,更需要較好的空間質量以滿足這項需求。   拆除瓦爾加(Valga)的廢棄建築。圖片:©Anna Hints 策展人:Jiří Tintěra, Garri Raagmaa, Kalle Vellevoog, Martin Pedanik, Paulina Pähn 委員:Raul Järg(The Eston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參展者:Mari Rass, Ott Alver, Alvin Järving, Kaidi Põder, Helen Rebane, Egon Metusala, Kaie Kuldkepp, Liis Uustal, Vilve Enno, Gianfranco Franchi, Chiara Tesi, Rea Sepping; Siiri Vallner, Indrek Peil, Villem Tomiste; Häli-Ann Tooms, Mari-Liis Männik ; Ülle Maiste, Diana Taalfeld, Anne Saarniit, Roomet Helbre, Taavi Kuningas; Risto Parve, Kai Süda, Liisa Hirsch, Patrick Tubin McGinley; Anna Hints, Joosep Matjus, Ants Tammik, Tushar Prakash, Urmas Reisberg, Kairid Laks   瑞士館 《oræ-邊境體驗oræ – Experiences on the Border》   瑞士館《oræ-邊境體驗oræ – Experiences on the Border》圖片:KEYSTONE/ Gaëtan Bally © Mounir Ayoub, Vanessa Lacaille, Fabrice Aragno and Pierre Szczepski 瑞士館以《oræ-邊境體驗oræ – Experiences on the Border》為主題,鑽研關於瑞士邊境在政治和社會議題的現況,並為這些有常住人口領地(Inhabited Territory)建立一個新感知。瑞士藝術理事協會(Swiss Arts Council Pro Helvetia)委託來自日內瓦的建築師與藝術家共同研究瑞士邊境關於政治與空間的面向,以及其感性和社會層面的感知。 Oræ地圖。圖片:KEYSTONE/ Gaëtan Bally © Mounir Ayoub, Vanessa Lacaille, Fabrice Aragno and Pierre Szczepski 團隊於2019年年底展開首次的巡迴研究,他們在研究期間乘坐卡車造訪居住在瑞士和鄰近國家之間的居民,親自去體驗和了解當地人民的生活環境及現況,並以影片記錄全程活動。在此展覽中,團隊透過影片與模型的方式使觀眾能有彷彿置身在瑞士邊境的體驗,藉由模型訴說當地人所想像的居住環境和空間,帶來沉浸式的感官體驗。 瑞士館以模型表達邊境居民對於生活環境和空間的想像。圖片:KEYSTONE/ Gaëtan Bally © Mounir Ayoub, Vanessa Lacaille, Fabrice Aragno and Pierre Szczepski 這項計畫在整體籌備過程中,由於新冠肺炎突然改變人們對於邊境的感知,帶給團隊新的挑戰。為了因應疫情產生的限制,團隊與伯恩大學(University of Bern)合作,運用學生設計的行動論壇再次造訪邊境地區的人民,藉此來梳理邊境在疫情影響下的新感知。 瑞士館內展示的模型。圖片:La Biennale di Venezia, Photo: KEYSTONE/ Gaëtan Bally © Mounir Ayoub, Vanessa Lacaille, Fabrice Aragno and Pierre Szczepski 瑞士館的團隊確信邊境是21世紀的實驗室,這些地區富含複雜的社會和文化結構,需要深入去研究和觀察。而這項計畫將揭開這些區域在政治和理想的面向,並挑戰大眾對於邊境、限制和滲透性的普遍思考模式。 瑞士館內除了擺設模型,並放映瑞士館團隊實際造訪邊境的紀錄片,使參觀者能有身歷其境的體驗。圖片:La Biennale di Venezia, Photo: KEYSTONE/ Gaëtan Bally © Mounir Ayoub, Vanessa Lacaille, Fabrice Aragno and Pierre Szczepski 策展人:Fabrice Aragno, Mounir Ayoub, Vanessa Lacaille, Pierre Szczepski 委員:Madeleine Schuppli, Sandi Paucic,Rachele Giudici Legittimo (Swiss Arts Council Pro Helvetia)   立陶宛館 《立陶宛太空署The Lithuanian Space Agency》 立陶宛館《立陶宛太空署The Lithuanian Space Agency》的形象設計:以人體骨骼為基礎的字體。圖片:2021 ©Julijonas Urbonas and Studio Pointer*. Courtesy of the Lithuanian Space Agency  立陶宛館坐落於流浪漢聖瑪利亞堂(Santa Maria dei Derelitti),展覽以《立陶宛太空署The Lithuanian Space Agency》為主題,設計結合引力建築和宇宙想像這兩項元素,策劃出一個虛構的外太空世界。立陶宛太空署由一家研究太空建築和重力建築的組織Julijonas Urbonas所創辦,此項計劃認為宇宙是根本的理想世界,其設計主旨著重於人們如何更加接近超自然,同時轉換人類對於外星人的觀點。 人類星球的數位模擬,2021。圖片:©Julijonas Urbonas and Studio Pointer*. Courtesy of the Lithuanian Space Agency 立陶宛館策展人Jan Boelen表示,想像危機是近期危機,而立陶宛太空署提供我們能夠共同協調和夢想的框架,帶來可能的新太空時代,使人類脫離國際和商業掌權的空間,將主導權歸於人們。 立陶宛太空署展內設置的人類星球設備。圖片:Darius Petrulaitis © Courtesy of the Lithuanian Space Agency  立陶宛館藉由此項計畫對社會政治帶給人類星球的影響提出質疑,並探討當人們脫開地球的種種框架,而純粹地成為這個新外太空架構的基石,地球原有的文化和倫理觀念對我們來說又是什麼樣的存在?展場中央設置了人類星球設備,這是一台三維掃描儀(3D scanner),可以將參觀者以動畫模擬的型態掃描進太空,當愈多民眾參與,掃描儀就能形成一個新星球。 立陶宛館參展者Julijonas Urbonas親自導覽館內展示的設備。2021, 威尼斯。圖片:Aistė Valiūtė & Daumantas Plechavičius  策展人:Jan Boelen 委員:Julija Reklaitė 參展者:Julijonas Urbonas   英國館 《私人愉悅園The Garden of Privatised Delights》 英國館《私人愉悅園The Garden of Privatised Delights》圖片:©John Riddy  英國館透過《私人愉悅園The Garden of Privatised Delights》針對英國存在私有公共空間(privately owned public space)這項議題提出新思考, 並挑戰私人與公共空間的兩極性,提出能夠共同改善公共空間在使用、可接近性和所有權的問題。 英國館的路線導覽圖。圖片:Cristiano Corte ©British Council 此項計劃的靈感源自荷蘭畫家耶羅尼米斯·波希(Jheronimus Bosch)的三聯畫—《人間樂園》(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畫中的人間位在天堂與地獄之間,而英國館策展人以此為概念,暗示私有公共空間處在兩個極端之間:英國18世紀存在圈地法案(Enclosures Act)前,公共土地的烏托邦,和完全私有化的反烏托邦。 英國館入口。圖片:Cristiano Corte ©British Council  設計團隊將英國館內的房間規劃成7個私人公共空間,透過一串聯的空間體驗,讓參觀者彷彿置身在典型的英國城市,啟發人們積極參與並思考如何改善公共空間的設計,使空間具有包容性和理解性,打造能受惠廣大市民的空間。 愉悅園。圖片:Cristiano Corte ©British Council 館場內模擬英國熟悉的公共空間,包括青年活動中心、商業街區和當地酒吧,這些空間平時並列於無法進入的私人花園廣場周圍。前述項目皆列入此項計劃的重編和振興範圍,並採取自上而下方法(bottom-up approach)探討土地所有權和面部識別數據的議題,而位在展館地下室的私人廁所則凸顯了基本公共服務的問題。 位在地下室的廁所。圖片:Cristiano Corte ©British Council  策展人:Manijeh Verghese, Madeleine Kessle (Unscene Architectur) 委員:Sevra Davis(Director of Architecture at the British Council) 參展者:Unscene Architectur, The Decorators; Built Works; Studio Polpo; Public Works; vPPR   芬蘭館 《新標準New Standards》 芬蘭館《新標準New Standards》圖片:©_ugo_carmeni_2021  芬蘭館透過《新標準New Standards》講述芬蘭Puutalo Oy(Timber Houses Ltd.)的故事,展示1940年至1950年中期的預鑄建築(Prefabricated building)歷史和發展。 芬蘭館展場內部擺設Puutalo Oy的照片,訴說標準化住房在芬蘭的演進史與貢獻。圖片:©_ugo_carmeni_2021 Puutalo Oy是一間由21 家芬蘭木材製造商成立於1940年的工業產業, 旨在應對冬季戰爭後產生的卡累利阿(Karelian)難民危機,為解決大量人口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問題,芬蘭各地的建築師和工業家共同開創量產住房設計模式,透過工廠建房有效地解決戰後的住房危機。而這項建築新標準不僅使芬蘭建築業推向現代化,而Puutalo Oy也在十年內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預鑄木造建築製造商之一。 位在芬蘭赫爾辛基(Helsinki)的典型Puutalo 住房。圖片:Juuso Westerlund  展館擺放特別委託著名攝影師Juuso Westerlund為Puutalo房屋拍攝的新照片,印證這些房屋對於戰後各地生活水平的貢獻,和現今的居住狀況與蛻變。芬蘭館委員Katarina Siltavuori表示,組合屋是建築師們非常感興趣的領域,這項建造模式可以幫助他們達到快速且經濟建房的效果,同時不會失去住房質量或造成環境危害。而芬蘭的標準化住房設計除了為設計和生活質量設定新標準,也證明此項建造模式可以改善人們的生活。 1940年代,位在Nekala芬蘭的Puutalo住房。圖片:ELKA Archive  策展人:Laura Berger, Philip Tidwell, Kristo Vesikansa 委員:Katarina Siltavuori(Archinfo Finland) 參展者:Juuso Westerlund, The Central Archives for Finnish Business Records (ELKA), Museum of Finnish Architecture (MFA)   盧森堡館 《盧森堡之家Home for Luxembourg》 第17屆建築雙年展的盧森堡館是第二次舉辦在威尼斯軍械庫(Arsenale - Sale d'Armi)圖片:©LUCA_holicstudio  人類世(Anthropocene)的首次大流行—新冠肺炎嚴重打擊人們十幾年來倡導的可持續性概念,使群體的生活型態、社交距離以及消費行為都必須歷經戲劇性的轉變。然而,這也凸顯了建築與土地、城市與農村、室內與室外、家庭與工作、建築環境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盧森堡館內展示模組化住房的結構,每個組件皆為細薄的木板:基本52平方公尺的配置尺寸為3.9 x 14.4公尺,住房有3面裝設玻璃幕牆,而後牆集成了儲藏室、廚房和較小的開孔。圖片:©LUCA_holicstudio 盧森堡館呼應「我們將如何共同生活?」這項主題,LUCA盧森堡建築中心(LUCA Luxembourg Center for Architecture)邀請建築師Sara Noel Costa De Araujo探索模組化生活的概念,而SNDCA工作室(Studio SNCDA)將盧森堡多個空置建築用地使用的模組化住房設計帶入展館策劃,使國際展覽與盧森堡能共同關注住房危機的問題。 模組化住房的空間雖不大,室內的基本配備卻一應俱全。此項設計可以根據地塊規模部署若干個單位住房。圖片:©LUCA_holicstudio 歐洲多數城市的住宅負擔能力指數特別高,表示多數當地人民無法負擔得起住房價格。盧森堡之家正視住房法規、建築和城市品質、生活方式和生活水準、經濟、房地產邏輯和政府等方面,藉由建築設計將理論化為行動,實際採取方法濃縮這些多元面向,並刺激人民、當局和其他利害關係人回應這項議題。 住房內部為開放式空間,僅藉由廁所區隔空間。廁所裝設2個窗簾:1個環繞著床,另一個則隱藏了廚房檯面。圖片:©LUCA_holicstudio   SNDCA工作室所設計的模組化住房仔細拿捏小空間與設備齊全之間的平衡,運用較為細薄的模組在園地上打造可以容納各式家庭型態的別墅,此模組化住房無需深厚的地基,內部空間的基本配置也應有盡有。LUCA盧森堡建築中心希望透過這項計畫讓建築師們擁有發聲的機會,即使他們在城市建築發展的作用受到土地私有化和大型房地產開發商的經濟實力而減弱,建築師仍有促使社會大眾思考和討論的特權,對未來提出願景。   策展人:LUCA Luxembourg Center for Architecture 委員:Ministry of Culture 參展者:Studio SNCDA, Koenraad Dedobbeleer, Sara Noel Costa De Araujo, Ester Goris, Arnaud Hendrickx   圖片提供與版權」Biennale Pavilions, The Eston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Swiss Arts Council Pro Helvetia, The Lithuanian Space Agency, British Council Arts, Archinfo Finland, LUCA Luxembourg Center for Architecture 撰文」紀奕安

A Band-aid for Broken Nature

Interior 333

「我們的家鄉—地球很美麗」,許多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太空人在訪談中都這麼描述他們從國際太空站觀看家鄉星球的經驗:一片死寂真空的宇宙裡,地球是唯一充滿生氣蓬勃色彩的星球。但是,現實窘境是地球生態系統正面臨著大崩壞,人類獨大的現代文明方式正劇烈改變自然環境的樣貌,甚至有科學家宣稱已經進入「人類世(Anthropocene)」時期。 NASA。中國三峽大壩建造前影像。1993 年 9 月 24 日至 2016 年 8 月 22 日。NASA 提供,U.S. Geological Survey (USGS), Landsat Missions Gallery, U.S. 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 / USGS and NASA 面對殘破的自然生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19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的網站上清楚地寫著世界各國應該如何行動:「迄今為止,各國的野心不足以實現協定中的三項氣候目標,分別是2030年前要減少 4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2050年前實現氣候中和(意味著零淨碳足跡);本世紀末前,使全球溫度的上升控制在1.5°C內。」如果依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同年發表的氣候變遷科學研究報告書,會發現,如果各國再不實際行動,10年後我們將面臨地球生態系統崩壞的世界級災難。  對於此一世界重大議題,紐約MoMA美術館在嚴峻的新冠疫情中策劃了《損壞的自然》(Broken Nature)展。這項展覽討論如何運用設計的「修復」潛力,來修補人類和生態物種、環境之間的關係。如果設計的本質是解決人類文明的問題,我好奇展覽將如何討論設計能為目前光速般損壞的自然環境提出解決方案?或者,運用設計保護獨大的人類物種? 初始觀點:優雅地滅種  《損壞的自然》其實來自2019年第22屆米蘭三年展(XXII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La Triennale di Milano)《損壞的自然:設計承載人類生存》(Broken Nature: Design Takes on Human Survival),總策展人寶拉·安東內利(Paola Antonelli)是建築暨設計部門資深策展人(Senior Curator,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在紐約MoMA工作超過25年,此展覽也是她首度在米蘭策展。 亞歷克斯・高德(Alex Goad),《MARS》(Modular Artificial Reef Structure),2013。2019 米蘭三年展 《損壞自然》裝置現場。米蘭三年展(Triennale di Milano)提供。攝影 Gianluca di Ioia 2019年,在紐約設計出版刊物Core 77舉辦的設計論壇上,安東內利表示,《損壞的自然》最先來自2013年在MoMA內部的提案,但是當時時機尚未成熟,也許環境議題還不那麼急迫,所以未能實踐。最初的概念來自一項簡單的想法:人類終將滅絕。我們也許沒辦法完全控制滅絕,但是我們對什麼時候、如何滅絕能有一些掌控。因此,安東內利認為人類可以設計自己優雅滅絕的方式。 這簡單的想法讓《損壞的自然:設計承載人類生存》進一步來討論如何、怎樣設計人類的滅絕。而米蘭三年展的版本是為了「世界公民」(citizens of the world)而展出,而不是設計師;因為我們身為公民,每個人都有責任。策展團隊不選擇常用的「區塊」子題手法來處理,而是以流動、觀展的方式,其中展出超過100件作品,以廣泛內容、並非單一主題聚焦討論,從宇宙、社區、日常的觀點,提供世界公民在嚴峻環境中生存的設計方案。 修補人類環境和自然的關係? 此次,紐約MoMA和米蘭三年展合作,呈現《損壞自然》的精選迷你版本,在《損壞的自然:設計承載人類生存》的眾多觀點中,選擇「修復性設計」作為主題聚焦。在「修復性設計」策展觀點基礎上,《損壞自然》認為環境是多樣、相互連結的體系。展覽要探索人類棲息地中那些複合的系統,並進一步討論在這涉及經濟、社會、政治、以及自然生態的多樣連結體系中,設計如何作為修補角色?在「修復性設計」的大主題下,選擇45件作品,其中有些作品也成為MoMA新典藏。 稻田亞希。《想演化 #1》(Think Evolution #1: Kiku-ichi (Ammonite)),2016-2017。藝術家、久保田雄藝廊(MAHO KUBOTA GALLERY)提供 展出作品呈現能提供多樣策略的設計物件和概念,解決損壞自然所帶來的相關問題,來幫助人類去修復與其他物種的共享環境關係。不僅是生態環境危機的緊急難題,例如污染、材料消耗、全球暖化,也包括像是家庭、性別、種族、階級、民族等基本制度和概念的議題。同時展覽內容,呈現設計師、工程師、藝術家、科學家之間存在的共享關係,以及這些不同領域間持續相互合作、影響下所產生的設計。 像是為了解決來自多樣的環境壓力、海水升溫造成珊瑚大規模死亡,全球正在開發新的養殖方法,種植不同珊瑚物種,直到可以將珊瑚移植回天然珊瑚礁為止。來自澳洲的亞歷克斯·高德(Alex Goad)在2013年的設計作品《MARS》(Modular Artificial Reef Structure),以3D打印樹脂模具的晶格系統,作為陶瓷模塊化的人工礁結構。在沉入水底之前,珊瑚片會附著在這結構上,就像是一座堅固的骨架,讓移植珊瑚可以在其上生長。《MARS》提供複雜幾何造型為許多其他依賴珊瑚礁的物種,如魚類和軟體動物,以及更廣大的珊瑚礁生態系統提供保護性棲息地。  有些作品專注在廢棄物的議題。把廢棄物作為可大量獲取的材料,從新資源的角度來看待、運用。英國設計師亞歷山大·格羅夫斯(Alexander Groves)與村上梓(Azusa Murakami)組成的彘工作室(Studio Swine),他們的作品《罐子城的棕櫚凳》(Palm Stool from Can City)是街上拾得的廢棄物件,有棕櫚葉、陶瓷磚、籃子底部等。在廢棄的籃子底部填滿沙,再將不同物件壓印翻模,做成鋁凳的模具。這件移動式鑄造裝置,以食用油為燃料,熔化從城市街道上收集的鋁罐,作為各種造型的棕櫚凳子。《罐子城的棕櫚凳》靈感是來自巴西聖保羅的地下拾荒經濟,由拾荒者收集回收物件放在拉車上,再拿去回收。  英國彘工作室(Studio Swine),《罐子城 市的棕櫚凳》(Palm Stool from Can City),2013。藝術家提供 廢棄物議題也有討論運用新科技和材料,開發製造和建造新方式,讓廢棄物能回收再利用。像是法國阿爾勒(Arles)的路馬工作室(Atelier Luma)是藻類實驗室,專注在探索微藻和大型藻類的生物材料潛力。此次展出的 2019年設計計畫《藻類地理》(Algae Geographies),是路馬工作室採購當地海洋植物,在實驗室進行種植、混合、乾燥階段,要創造替代石化產品的塑料,同時扮演能吸收二氧化碳排放的材料。路馬工作室團隊製作區域內資源、專有技術、文化檔案的網絡,進一步與地中海區域的設計師和在地社區合作,重振當地經濟。  也有作品以想像實驗的方式提出解決問題的設計方案,像是美國建築師穆斯塔法·法魯基(Mustafa Faruki)所創立的實驗室實驗室(theLab-lab)以建築想像圖取代實際建造的設計。實驗室會依照匿名客戶不同的要求,以建築數位繪圖作為一種溝通的媒介,依客戶所想的設施視覺化。此次展出許多想像方案的建築數位繪圖。除此,也有以批判性設計(critical design)來思考解決生存方案的作品。 穆 斯塔法·法魯基(Mustafa Faruki),實驗室實驗室(theLab-lab)。《匿名客戶的接收供應設施》,2018—至今。藝術家提供 來自英國設計師、目前任教紐約新學院的安東尼·鄧恩(Anthony Dunne)和菲奧娜·拉布(Fiona Rab)共同組成鄧恩&拉布工作室(Dunne & Raby),專長就是批判性設計。他們展出2009年的設計計畫《為人口過剩星球的設計:覓食者》(Designs for an Overpopulated Planet:Foragers),討論人類未來獲取糧食的方式需要從根本上重新思考。 MoMA展場平台上放置著鄧恩&拉布以玻璃強化塑膠材質打造鮮豔綠色的物件,十足的未來感造型,其實是在人體以外的腸胃系統裝置。連結到人體周圍外在環境,進行「外包」的糧食資源,這項裝置協助人類在人口過剩的地球 覓食,甚至消化人類無法食用的東西,像是粗韌的根和纖維素物質,但是這些卻是其他哺乳動物和鳥類賴以生存的食物, 甚至人類祖先在早期也能夠食用。 《損壞的自然》MoMA 展覽現場,圖為鄧恩&拉布工作室(Dunne & Raby)2009 年作品《為人口過剩星球的設計:覓食者》(Designs for an Overpopulated Planet: Foragers)© 2020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攝影 Robert Gerhardt 看完紐約MoMA版的《損壞的自然》,也許設計真的能夠解決某種因人類文明所產生的問題。從這些展出的案例,策展人安東內利認為,從復育急速死亡的珊瑚礁,到思考為人口過剩的星球提供糧食的場景,設計、建築一直以來能夠在不同階段、背景、環境下,橫跨時空並迅速推動建設性的改革。 然而,如果我們對於自然環境的關係仍是以「取得資源」為出發, 要如何如他所言,設計可以改變人類行為,或是自然環境的行為?《損壞的自然》展出的《蜜蜂計畫》(BEE' S project)讓我萌生這樣的問題。《蜜蜂計畫》是目前任教倫敦的葡萄牙設計師蘇珊娜·蘇亞雷斯(Susana Soares)在2007年的設計和科學計畫,運用蜜蜂獨有的精密嗅覺,訓練蜜蜂來作為人類醫療疾病、懷孕診斷的有機測試。展場裡三件工藝精緻的玻璃製品,其實在真正使用時,裡面會有受人類特別訓練的蜜蜂,來作為不同用途的醫療測試。 看著《蜜蜂計畫》美麗的玻璃物件,讓我想起幾年前全球各地原生種蜜蜂大量死亡,各地的數據都不同,最高數據大約是30-40%。主要原因包括棲息地、化學農藥的使用,沒想到我們熟悉的蜜蜂有一天居然也會成為可能瀕臨危機的物種。蜜蜂族群數量下滑,導致各地農場缺少蜜蜂作為農作物授粉的重要媒介,也意味著人類世界糧食供給也發生問題。那麼,蜜蜂作為醫療測試的用途,顯得有些 超現實。  朱亞·奧曼(Julia Lohmann)。《因為這很重要》,2013。海帶植物裝置, 2019 米蘭三年展《損壞自然》裝置現場。米蘭三年展(Triennale di Milano)提供。攝影 Gianluca di Ioia 如果整體大環境的基本面沒有獲得改善,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言人類僅剩10年不到的時間,設計真的能保護人類免於生態大浩劫所帶來不宜人居的狀態?除了設計作為解決方案之外,近年國際趨勢很多朝向規劃生態保留區,作為讓自然環境免於浩劫的方法之一。所謂生態保護區,是免除、降低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干擾。 以美國拜登政府舉例來說,年初頒布對應氣候危機的行政命令,其中一項是暫停所有公共土地上的新油氣租賃。其中最深具野心的政策目標,是在2030年前分別保護30%的陸地、30%的沿海海洋,作為自然保留區。2019年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報導,中國將以生態廊道區的概念設置大熊貓國家公園,其規模是美國黃石公園的3倍,橫跨不同省份,目前試點區總面積2.7萬平方公里,跨越四川、陝西、甘肅3省12市30縣,因為動物沒有省份的概念,只有隨著自然韻律遷徙移動的原始生存本能。 凱利·賈茲瓦克(Kelly Jazvac)。《塑料異構體》(Plastiglomerates),2013。凱利·賈茲瓦克提供 雖然是大熊貓國家公園,這生態廊道保護的不只是熊貓,還有其他珍貴的野生動植物,像是雲豹和金絲猴等。一位台灣海洋科學家曾跟我說過,台灣大多數溪流,都早因為水泥攔沙壩的設置成為階梯式溪流,對我們來說是溯溪的好步道,但是魚如何在階梯式的河川水中游?他認為修補大自然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理它,讓自然自己療癒。 經濟發展和生態修復之間總是棘手的政治問題,「修復性設計」也許是人類一起作為損壞自然共犯的良心行為。  撰文」Chia-Ling Lee 

小南通咖啡

Interior 333

巷弄常常是展現民間生命力的地方。「小南通咖啡」位於台北市和平東路的小巷中,基地及其周圍多為屋齡四、五十年的老公寓,傳統機車行與店舖圍塑出「台味」的氛圍,雖然有點凌亂、有點老舊,卻真實傳遞出一種屬於台北的親切感。 楊竣淞設計師表示,業主於洽談時提出了一個以「南國」作為概念的開店企劃,希望讓整個咖啡廳具有南國風情,且融合城市的民生樣貌,藉由台灣的小食(如筒仔米糕、黑輪等)和精心烘焙的咖啡,打造一個有別於坊間常見精品咖啡館的文青感,而是企圖加深與當地居民的連結,希望設計的介入可以為店面創造出更具個性化的美學標準。   位在巷弄內的基地屬於梯字形平面,小南通咖啡企圖讓店面跟社區與人有著密切連結,強化台灣在地文化的氣息。 元素解構與重組 設計師進一步解釋基地的限制,本身比馬路高出約70公分,平面整體形似梯字狀,進入室內後會發現此處是一個斜的角度空間,這樣的條件加深了平面配置的難度。設計的出發點是由「整理」開始,打除潮濕的牆壁,改由磁磚阻斷內外水氣,室內沒有增加隔間和壁面,而是將老公寓整理至最適用的狀態,並透過材料的選擇突顯風格;過度刻意營造的風格,有時反而會與環境格格不入,那該如何注入業主期待的「南國風情」呢?楊竣淞說,就他自己的認知,所謂的南國其實就是台灣這個島嶼,因此他從台灣自身內涵回看,並爬梳城市特色,例如帶有攤販感的店面、違章建築中常使用的材料、隱約復古的視覺意象等,他讓這些元素看似自我的獨立置於空間中,但彼此卻又可以相互交融在一起。   半穿透的摺疊式拉門讓空間多了「打開」的可能性,讓坐在吧台的顧客在不經意間成為了框景中的主角。 設計團隊梳理業主對於「南國風情」的想像,並透過材料和意象的堆疊,讓復古與現代的交會深刻存在,又不顯突兀。 基地本身有一些舊材料的痕跡,譬如波浪板的雨遮、外觀原有的馬賽克等,雖然狀況不甚良好,但設計團隊試著延續這些物件的存在,因此選用相同的材質來構築本案。拿掉大門原有的鋁窗,取而代之改以半穿透的摺疊式拉門,並於室內重塑一個攤販式的吧台區,呈現出「屋中屋」的視覺效果,由摺疊門向內望去,隱約有種在市場看望騎樓攤販的既視感。 在室內建立一個攤販式的吧台區,呈現類似「屋中屋」的視覺效果。設計師以「時間屋」的概念形塑量體,充滿著時代感的細節。 吧台區是極具細節的量體,包含拱形折鐵、八角窗等,鐵件元素從門面一路延伸進吧台,緊接著,將黛綠色調的馬賽克和油漆以協調的比例鋪設,屋中屋的形態使空間彷彿有了分界,讓料理的人、與品嘗食物的客人,有著互相對視的有趣關係。另外,設計團隊亦將外部的局部牆面表層剔除,再利用舊式的木工手法,將窗戶包覆成木結構,由外向內營造出一致的語彙,同時產生新舊融合的張力感受。 ​設計師明確劃分出煮食及調配飲品的區域,並以廚具的抽油排煙系統作為輔佐,藉此降低味道相互影響的問題。   硬體方面的周全考量   針對咖啡廳的機能需求等規劃,楊竣淞提到,最困難的部分就是食物烹煮與飲品調理之間的安排和平衡,由於小南通咖啡提供眾多台灣特色小食,擔心「味道」成為難解的問題,設計團隊遂將吧台分為前後區,前區處理有味道的食物,並請廚具廠商協助計算排煙量,力圖減少油煙對店內的影響。 大面積的綠色基底,搭配黑鐵燈具以及鍍鋅浪板,看似極具衝突感,實則令人印象深刻。 針對燈光的布局,楊竣淞設計師表示,「最好的燈光計畫,就是給予彈性的可能。」盡量將直接照明降至最低,改使用調光器因應明暗需求,座位上方的鐵件吊燈是視覺的焦點,利用直觀的燈泡作為主要光源,並隨著燈泡質感的明暗變化,為空間塑造出一種時間停滯的氛圍效果。在本案中,開物設計將懷舊情懷與創新語彙相互交疊,構築出一個獨樹一格且具記憶點的小型營業場域,用老元素建構空間張力,默默陪伴著你我。    燈光計畫方面並非採取「均亮」的模式,而是更注重明暗對比與陰影感,渲染出空間氛圍。 設 計 者」開物設計 / 楊竣淞 羅尤呈 參 與 者」高彰孝 攝 影 者」李國民空間影像事務所 空間性質」咖啡廳 坐落位置」台灣 主要材料」鍍鋅鐵、黑鐵、波浪板、磁磚、抿石子、木皮、乳膠漆 面    積」35坪 項目年份」2021年 ​ 開物設計 自2007年創立以來,開物設計以靈活的文化符碼,營造出空間的價值與深度,成功為客戶提供創新策略與商業模式,整合空間特質以開展出競爭優勢。為成就空間之多元與獨特,開物設計延攬室內設計專才,與行銷企劃、平面設計、藝術文化領域之菁英積極合作,以跨領域的組合,創造出組織靈活、專業分工而理念一致的堅強團隊,打造不設限的空間型態。為住宅、娛樂空間、辦公空間、公共空間和商業空間設計出創新而精湛的新氣象,進而延伸出家具設計、燈具設計、產品設計和平面設計的全面性規劃,全面提升空間設計的完整與價值,並榮獲如台灣TID Award、金點設計獎、韓國K-Design Award、義大利A'Design Award、美國IDA Award銀獎等大獎。 資料及圖片提供」開物設計 採訪」陳映蓁

海口雲洞圖書館

Interior 333

由中國知名建築師馬岩松帶領的MAD建築事務所設計的「海口雲洞圖書館」已於近日正式落成並投入使用,這座一體成形的混凝土建築被英國《泰晤士報》稱為「2021年最期待建成的建築作品」,它將為海口市民及遊客帶來更獨特的城市公共文化空間。 MAD建築事務所 MAD建築事務所由中國建築師馬岩松(如圖)於2004年建立,是一所以東方自然體驗為基礎和出發點進行設計,致力於創造可持續並具未來感與東方意境的有機建築的國際建築事務所,期望透過作品重新建立人與自然的情感聯繫,並在社會、城市、環境和人類之間取得平衡。MAD經手的項目豐富多樣,設計種類遍及城市規劃、博物館、歌劇院、老成改造、藝術作品等。MAD建築事務所現由馬岩松、黨群、早野洋介領導。   位在海口灣畔世紀公園中的海口雲洞圖書館,由MAD建築事務所操刀。攝影CreatAR Images 作為中國南端重要的港口城市,位在海南省的海口市曾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一站。近年,由於海南國際旅遊島、海南自由貿易港陸續建立,海口的經濟急速發展,影響力也與日俱增,如何透過提升城市公共空間的獨特性和藝術性,為居民帶來更具人文氣質的生活環境,並塑造城市的性格及歸屬,成為了重要議題。   俯瞰圖。雕塑性極強的量體中,有著圖書館、市民活動空間等機能。攝影:CreatAR Images 「海口雲洞圖書館」,是大型國際公共藝術項目「海口.海邊的驛站」中,第一個落成的高標準驛站。「海口.海邊的驛站」邀請了十多位全球頂尖的建築師、藝術家以及科學家等(如隈研吾、劉家琨、Patrik Schumacher等),共同跨界打造16座以「自然.共生.未來」為理念的地標性公共驛站。而「海口雲洞圖書館」位處於海口灣畔的世紀公園中,整個項目包含了圖書館和市民活動中心,建築南側的圖書館,內含可藏書萬本的閱讀空間及多功能影音區,免費開放予大眾使用;北側為提供服務的設施,例如咖啡廳、淋浴間、公共休息區跟屋頂花園等。   形體似「蟲洞」,奇幻又獨特 開卷之初,往往是人們最期待的時刻,海口雲洞圖書館也是如此,人們從熟悉的城市現實走入建築,開啟一段新的時空之旅。馬岩松表示:「精神屬性是建築的核心價值,它將渲染一座城市的人文氛圍。我們希望這裡是人們日常生活中願意前往並停留的城市空間,建築、藝術、人文和自然在這裡相遇,它們將開啟人們的想像,並指引且探索出不同美感所蘊含的意義」。 藉由通透材料的運用,模糊室內外界線,半戶外露台可更貼近海岸景觀。攝影:存在建築 靜處於陸地與海洋之間的建築雕塑性極強,洞形空間的層次及複雜性將空間一層層拉開,自由有機的形態塑造出多變的牆面、樓板、天花等要件,也有效模糊了室內室外的邊界,建築裡外的孔洞像極了大自然中隨處可見的「洞穴」,大小不一的孔洞將自然光線引入室內,同時也提升了通風效果,為常年處於炎熱環境中的建物「降溫」;人們藉由孔洞看天望海,好似透過時空的通道查看身邊本已熟悉的世界,建築裡不同的氛圍與尺度,和人的活動產生觸碰,勾勒出一種屬於此場所的儀式感。   貫通首層與二層的面海階梯式閱讀空間,除了供人閱覽外,也是日常舉辦文化交流活動的場地,與主要閱讀空間相鄰的兒童閱讀區,利用天窗、孔洞、壁龕等元素,激發孩子們探索的慾望;可開啟的玻璃天窗及超大弧形推拉門為圖書館帶來更好的採光、觀海視野與通風感,結構形態圍塑出的多個半室外空間及和平台,也是人們閱讀及望海的絕佳場地。為適應當地炎熱的天氣條件,建築外圍的迴廊以懸挑手法操作,藉由物理遮陽降低熱輻射傳導,以實現建築節能的理念。 可透過孔洞看天望海,彷彿穿梭於隧道般,多變的景致豐厚了層次。攝影:存在建築   弱化材料存在,突顯空間感受 MAD建築事務所選擇以「反材料」的方式構建本案,避免過度表現結構構造,企圖消除材質本身固有的文化意義,使空間感受躍身為主角。而混凝土是種液態材料,流動、柔軟多變的樣態是它最大的特點,海口雲洞圖書館整體建築是由混凝土澆築一次成形,屋面及樓板皆採用形似格子鬆餅(Waffle)的「雙層中空肋板」形式,既能滿足大跨度、大懸挑的受力需求,又能利用結構的中空來鋪設設備管線,以及填充建築保溫材料,讓室內空間更為簡潔完整,也成為實現建築、結構、機電一體化設計的關鍵。 細部結構。利用「雙層中空肋板」手法滿足建物的受力需求,亦可將管線與保溫材料藏於其中,使內部更為簡潔。攝影:存在建築 作為傳遞知識的載體,海口雲洞圖書館跳脫過往呆板制式的外觀樣貌,以有機的線條、輕盈柔和的樣態,為城市塑造出有趣且令人驚喜的地景。 資料及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撰文」陳映蓁

2021 iF設計獎

Interior 333

  德國自古以來在工業設計領域中的地位是全球公認的。由德國發起的iF設計獎以「優良工業設計」為名,自1954年起,iF設計獎已成為舉足輕重的國際獎項,同時也是卓越設計的認證標章。iF設計獎表彰的設計領域包含:產品設計、包裝設計、傳達設計與服務設計、建築與室內設計、專業概念,並在今年新增了使用者經驗 (UX)以及使用者介面 (UI)2大項目。 2021年iF設計獎共收到9,509件、來自52個國別/地區的作品報名參賽,成為iF有史以來參賽數量最多的一次,各獎項數據也打破以往的紀錄。此次一共選出1,744位參賽者榮獲2021年iF設計獎,獲獎者皆通過線上初選以及最後決選兩階段的評選,同時因應新冠疫情,98位國際設計專家透過iF全新開發的線上評選機制以完成此次的評選任務。 最後,iF設計獎中的最高殊榮—iF金質獎,一共選出75件傑出作品,其中台灣有6件作品奪下此獎項。 評審團表示,從今年的參賽作品中看到設計師們因應時勢、積極解決新的需求問題,針對衛生防疫、永續環保等,將世界面臨的挑戰融入到設計當中,同時表現出設計不再只是一種目標、宣言或是價值主張的抽象概念,它也涵蓋了我們的真實體驗。獲獎作品表現出的強烈企圖,讓評審團感受到它們的發展潛力,並從中看見了希望的曙光。 以往iF設計獎會在德國柏林舉辦頒獎典禮,邀請獲獎者前來一同慶祝。然而,受制於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驗,iF設計獎已連續兩年取消頒獎典禮,今年雖然也無法舉行,但主辦單位透過與世界知名的設計博物館:德國維特拉設計博物館、倫敦設計博物館、上海楊明潔工業設計博物館、美國波士頓設計博物館、丹麥設計博物館、維也納應用藝術美術館以及荷蘭登博斯設計博物館的合作,為獲獎者們打造數位舞台,並在5月10日當天以24小時快閃的形式展示此次得獎的作品。 今年,台灣有170位、共267件作品獲獎,本期《室內》介紹回顧6件來自台灣的iF金質獎作品。而2021年iF設計獎年度獲獎作品將刊登在iF design app上,讓大眾一同響應設計的創新力(The CreatiFe Power of Design)! (完整得獎名單請參考iF設計獎網站:https://ifworlddesignguide.com) 台灣iF金質獎作品 Collaboration Pro 筆記本電腦/仁寶Compal Collaboration Pro是一款可翻轉的筆記本電腦,可在各式場景下提供最便捷的打字體驗。例如,只需將鍵盤擡高,即可符合人體工學的標準打字需求;將顯示器向前拉近,就能在狹窄空間內使用;使用者還可以直接在LCD觸摸屏上進行編輯或是透過平放共享繪圖區。 評委表示,該設備採用完備的人體工學設計,在不影響可用性、功能或美觀的前提下,能夠轉換成最適合用戶共用、進行創意工作或專注使用的模式,令人印象深刻。 Philips B1D5000 顯示器/Philips Experience Design、TPV Design Team Philips B1D5000 顯示器是一款結合了二合一的顯示器以及電子墨水顯示屏的一創新產品。這款顯示器通過將兩種屏幕技術進行結合,詮釋了Philips 對科技創新的追求,幾何立式造型,可傾斜、左右旋轉、調節高度並支持樞軸旋轉,最大化滿足用戶的多樣使用需求。 評委表示,這款雙屏顯示器不僅功能完備,更實現高效運轉、高能源利用率,它簡單、有效、環保的種種特性皆表現了優秀設計的卓越精神! VR Cap/仁寶Compal 這款VR帽是全球首款頭戴式顯示器,巧妙結合了全新VR顯示器和可拆卸針織頭套。彈性扁平帽由特殊線材平織而成,面料透氣性絕佳,長時間佩戴也沒問題;針織帽可拆下機洗,衛生且環保;同時,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定制。 評委表示,該產品在其同類產品中大膽地引入了前所未有的形式、舒適性和功能性。這是有史以來首款可穿戴式帽子VR顯示器,另闢蹊徑的設計得到了評審團的一致贊賞。 台灣傳統瓷磚圖鑑/爿爿花 台灣傳統瓷磚圖鑑收集了台灣20至80年代的四種傳統瓷磚,並根據瓷磚的形狀和圖案對其進行記錄和分類。第一部分通過作者在臺灣各地拍攝的圖片,介紹瓷磚的相關歷史;第二部分展示了經由作者重新繪制的100塊特色瓷磚圖案。 評委表示,這本眾籌的書籍中,視覺和產品設計、建築和室內設計之間產生良性的碰撞,除了在文化和歷史背景下展示瓷磚之外,也通過瓷磚帶領讀者瞭解世間的變化。 2019台灣設計展《超級政策》/Mengdom Design Lab 2019台灣設計展於屏東縣舉行。其中,《超級政策》是展會的一部分,旨在促進屏東縣政府的九項主要政策。設計靈感來自超市中的傳單與廣告,如傳統市場的標示一樣,字體均由手工書寫,將政令文件巧妙地轉化成色彩繽紛的廣告,激發讀者的閱讀興趣。 評委表示,從未見過沉悶的政策措施能以如此吸睛的方式發佈,這是對政策資訊宣傳的重審、完美執行的成功案例,這也成為了政府宣傳中的新一代黃金標準。 學美.美學—校園美感設計實踐計畫/台灣設計研究院 該項目旨在借助設計培養學生們的審美趣味,消除學生審美修養障礙,解決臺灣普遍缺乏美感修養問題。與此同時,這一項目還為設計業做出貢獻,幫助提升公眾審美,以實際行動解決審美問題。 評委表示,雖然這只是個小規模的地區型專案,卻具有帶來改變的驚人潛力!該專案使用全面的「共同創造,以人為本」的服務設計流程,打造了別具一格的學習環境和體驗,為參與者帶來巨大收穫。同時,也強烈體現了以用戶為中心和參與式的開發流程。 資料及圖片提供」iF DESIGN ASIA  編輯」歐陽青昀